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最大债市黑幕爆发交易秘密犹如病毒蔓延

发布时间:2020-03-26 14:41:13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从万家到中信证券、齐鲁银行,再到易方达、西南证券,债券黑幕利益链条逐渐浮出水面。

理财周报记者 李沪生 刘梦/上海 深圳报道

银行间债券市场稽查之火越烧越旺。2013年3月,易方达基金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马喜德在5年前因涉嫌职务侵占,被提起公诉。

几乎同一时间,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涉嫌违规利益输送,也被曝光。

“此次债券稽查,涉及机构之多、资金规模之大、案件之复杂,超出以往任何时候。”一位银行间债券市场人士说。

这场债券稽查的影响,或许将不亚于13年前的基金黑幕。

万家基金起火

债券稽查之火,起于万家基金。4月15日,万家利B遭受大额卖单砸盘。当晚,基金圈内传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被带走调查。原因是其交易对手“代持养券”爆仓,进而向央行汇报此事,引发央行汇同公安部调查。

“说是直接被公安机关带走的,万家利B当天就遭遇大额赎回了。”一家债券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人士对记者说。

据悉,当时同被指定涉案的还有深圳的两家基金公司,但两家公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及市场部均回应:“百分之百没有这回事。”

4月17日,万家基金发表声明,确认邹昱正在接受公安部门调查。这是国内首次出现债券基金经理直接被公安机关调查的案例。

“圈子里还是比较震惊的。之前固定收益产品也出过事,但没有这么认真地稽查。这相当于新开了一个口子债券基金的老鼠仓一样被调查。”前述基金人士说。

判断正确。这场在万家基金烧起来的债券稽查之火,并未迅速熄灭,反而快速蔓延。

随即被曝光的是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其在一个月前已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这几件事情肯定有联系。杨辉被抓是中央纪委亲自签字督办的,你想想这事儿会牵扯多大。”上海一家券商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就在17日当晚,行业再次传出消息,齐鲁银行金融部徐大祝被公安机关调查拘留。齐鲁银行内部员工确认有此事。

火继续蔓延。仅仅两天后,4月19日,易方达基金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马喜德因涉嫌职务侵占,被湖南地方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事件被曝光。

几乎同一时间,机构人士透露:“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因涉嫌债券违规利益输送被带走。”这是债券稽查以来,第一个被带走调查的机构高管。

据记者了解,近期参与案件调查的除了银监会、证监会等部门外,还包括审计署、公安部等部委。北京、上海、江苏,以及华南地区多家银行、券商、基金公司均被列入稽查范围。

“基本可以确定,这场稽查短时间结束不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机构债券黑幕被曝光。”前述人士说。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机构人士甚至向记者透露:“上海一家G券商也在接受调查。”

此次稽查中,还有多家银行都传出有相关人士被监管部门带走的消息,个别券商和基金公司还因同行相互指认而被误伤。

据记者了解,目前,发改委已经口头通知,暂停发行所有城投债,个别需要回撤。

稽查升级,纪委签字督办

银行间债券市场的稽查,涉及职位级别、时间跨度、涉案金额不断升级,刷新了机构对稽查规模的预期。

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是第一个被带走调查的机构高管。“薛晨是2012年下半年被调查的,至今未归。”市场人士爆料。

据悉,薛晨被查出开立丙类户。一般情况下,丙类账户可能通过在发行环节拿券,在交易环节与商业银行、券商、基金、保险等甲类、乙类账户进行代持、养券、倒券,借机进行利益输送。

西南证券董事会回应,暂无需披露的信息。

同日被曝光的易方达案件,更属于“陈年旧账”。易方达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马喜德的丑闻,缘起于5年前他任职于工商银行总行期间的违规操作。

据市场口径,马喜德与蔡国辉相识于成都的一次债券远期交易培训。2008年3月至12月间,马喜德通过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司35亿资金购买债券,并指导蔡国辉旗下公司进行债券交易操作,获利4900万元。2011年,审计署调查时发现了这一违规行为。2013年3月,马喜德站在宁乡县人民法院被告席。

当日,记者致电公诉人宁乡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员回应记者:“确实有这个案子。”

“马喜德自2008年入职以后,一直在公司稳稳当当地工作,从未听说有这等事件。”一位接近易方达固定收益部的人士说道,“这件事儿其实跟易方达没什么关系,但是公司难免又被误伤了。”

4月19日傍晚,易方达基金发布声明,称事件基本属实,马喜德目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公司决定暂停马喜德相关基金经理职务。

各地机构紧急自查

事件发生后,各地机构纷纷启动紧急自查。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总经理在会议上强调,立即启动债券业务自查。另外数家基金公司在确认没有债券违规事件后,也及时汇报了自查结果。

券商也不例外。“现在人心惶惶,券商等机构的代持和代申购业务都正规化了,需要出协议。监管层也要求每家券商上报自己的代持情况。”上海一位券商内部人士说道。

他补充道:“目前国内券商在二级市场的规模都比较大,自己如果不能把这么大的盘子做好,就很可能会走上代持养券甚至是丙类户的路子。”

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债券黑幕由来已久,现在规模做得大的机构都将被检查,银行和保险是利益输送最大平台。

“这几件事情肯定有联系,邹昱根本不是因为代持被抓的,找个借口搪塞大家,是丙类户把万家供出来的。主要是另外一个丙类户出事,把他供出来了,他也参与了。这个丙类户做的是一级半市场。”沪上某券商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道。

其补充强调:“杨辉被抓是中央纪委亲自签字督办的,你想想这事有多大。”早在一个多月之前,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

作为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的执行总经理,杨辉相当于该部门的“二把手”,负责整个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的研究相关工作。

据悉,此次事件是因为一只城投债承销而牵连引发,目前发改委已经口头通知,所有城投债暂停,有的还要撤回去。“主要的猫腻就是在承销时候的分配上,很多利益输送,而且发改委自己介入很深。”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除了杨辉、邹昱等较为明确的被协助调查的债券行业人士之外,整个固定交易市场关于被调查的传言很多。其中,四大行中有多家银行都传出有相关人士被监管部门带走的消息。

丙类户成债券黑幕深水区

目前,银行间市场的投资者账户分为“甲类户”、“乙类户”和“丙类户”。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户则大部分为非金融机构,丙类户不允许直接参与债券交易,必须通过甲类户的账户进行代理结算。很多银行都可代理结算,如某国有大行北京分行就有上千个账户专给丙类户做代理结算。

但由于丙类账户设立门槛很低,因此一些丙类户常年游走于一二级市场。在债券发行时,丙类户通过其广袤的人脉,通过与承销团成员签订特殊协议,获得分销数量及较低的利率,然后在二级市场卖出。

万家基金邹昱此次被调查或与其代持养券有关。所谓“代持养券”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续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代持简单说就是自己拿钱帮别的机构拿券,然后双方会设定一个资金成本,就是代持机构赚的钱。一般代持的话,双方都会事先讨论好代持的时间和资金成本,比如3个月4%。到期后,代持机构就会把券给被代持的机构。

4月16日,万家基金回应:“公司截至目前并未接到任何监管机构的调查。邹昱因个人原因暂时无法履职,只涉及个人问题,不牵扯公司其他人员。邹昱本人目前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还有待核查。”

“邹昱代持在圈内不是个例,特别是企业债代持套利。”某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分析,“何止万家基金有问题,相比那些纯固定收益基金每年2%不到的收益看看,肯定都存在问题。”

4月17日下午,齐鲁银行金融部徐大祝被传遭公安调查拘留。该消息已经被齐鲁银行内部员工确认。

“据我了解,这次事情本质应该不是纯代持的事情,代持在业内是一个很普遍的情况,只要不涉及利益输送,一般都没问题。这次估计是几年前监管部门就在调查的事,只不过现在查实了,所以执行法纪了,多半是有涉及商业贿赂。”沪上某私募债券研究员向记者透露。

在另一名知情人士口中记者得知,其中很可能牵扯到一件大案,而涉及此案的除了中信证券,还包括某银行和某基金公司的人员。

“据我所知,邹、杨和徐三人应该在几年前在南京银行有过关联,其实这件事最主要的联系还是在银行,银行间市场一直是债券交易最大的平台。”上述知情人士给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从其口中记者得知南京银行某副行长或也卷入此次调查,“此人很可能是事情的关键”。

记者联系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室,副总经理龙艺告知记者,该副行长目前仍在工作,记者致电时其刚批完一份工作,晚上还要去拜访客户。其也告知记者,公司没接到监管层任何调查要求。

然而记者通过多方渠道得知,目前已有多家商业银行被卷入其中。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调查还将持续很久,这几起案件很可能将引发固定收益产品领域的连环地震。”上述沪上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肾病综合征为什么难治可能是这些原因

成都医科医院生殖器疱疹为什么总是反反复复

白癜风患者可以吃火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