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工讲述黑砖窑遭遇被监工铁棒皮鞭逼干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08:11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民工讲述"黑砖窑"遭遇 被监工铁棒皮鞭逼干活

本报美编 胡强俊 画

前日,重庆市江北区的汉子徐兵,从昆明市宜良县检察院获得消息:用暴力手段强迫他和几十个农民工劳动的砖窑老板高某某等3人被追究法律责任,徐兵可在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当天,徐兵鼓足勇气详细讲述了那段长达112天、被监工用铁棒皮鞭强迫劳动的窑工经历

第一天▼

拖上车拉进黑砖窑

不愿打工遭皮鞭抽

我叫徐兵,今年36岁,住江北区铁山坪街道马鞍山村内沱组160号。爸妈死得早,我是孤儿,这几年,我靠四处打零工谋生。

去年7月初,听人说去云南打工好挣钱,我找堂哥借路费出发了。谁知,好工作没找到,霉运却来了。记得那天是7月25日下午,我在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的公路边走着,突然,一辆面包车一个急刹停在公路边,下来3个30岁左右的男人。

我吓了一跳,站在路边不敢动。两个人一左一右把我按在地上,等我抬头的时候面包车开过来了。他们不说话,拖我上车。我以为遇到抢劫,扯起喉咙喊救命。有个高个子扑过来,使劲卡我脖子;剩下两个对我脑壳和背乱打。

他们打了我五六分钟,见我不再反抗就拖上车。隔着车窗,我看见沿途很偏僻。

司机是个接近30岁的男人。后来,我才晓得他是 黑砖窑 的小老板,好像姓高。大概1小时左右,面包车开进公路边一座砖窑。我看到有近30个男子在灯光下做砖坯,还有人提着皮鞭监视。砖厂大门那里,有两个提铁棒的人跟拖我上车的人打招呼。他们讲当地话,我听不懂。

他们把我拖进一间平房,问我愿不愿意打工。我问工资好多,司机嘿嘿笑了几声。我以为他没听懂,又问。这时候,一个在外面监视干活的人进来。他提皮鞭抽我,我捂头蹲在地上,鞭子落在背上,痛得钻心。

我想,跑不可能,要工钱更是做梦。没办法,我答应留下来干活。

当天晚上,我被安排到一间房子里。屋内没门窗,只有七八米长的大通铺,被子脏得辨不出颜色。

两间屋的工人有二十八九个,进出都有4个监工男人把守。

第二天▼

每顿一个菜一碗饭 上厕所监工也跟踪

晚上,做砖的人陆续回屋。我听到有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说重庆话,就靠过去问他是重庆哪里的。他刚讲 合川 两个字,就双手抱头蹲地上 监工抡起皮鞭打过来,他背上立即冒起一条指头粗的红印子。

再不敢说话,好不容易挨到天快亮,平房外传来吆喝吃饭的声音。没有人敢贪睡,像弹簧一样从床上爬起,往屋外坝子小跑。早饭是看不到油花的炒白菜,干饭每人只准舀一碗。

吃饭时,头天晚上抡皮鞭打我的那个人给我讲规矩:不准跟其他人讲话,不然要挨打,再不听招呼就得从砖窑 消失 ;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吃饭,5点半干活,中午12点吃饭,12点半继续干活,晚上6点吃饭,6点半干活到晚上11点回平房睡觉;隔10天吃顿肥肉炒菜,平时每顿只能吃一个素菜和一碗干饭。

每次上厕所,都有一个提皮鞭的监工跟踪我,有些人上厕所却不被跟踪。后来,我悄悄问同伴原因,他们讲,关在这里时间长,监工认为彻底被打服再不敢逃跑的人,上厕所时才不会被跟踪。

晚上12点钟左右,有个20多岁的贵州人在监工跟踪下上厕所。没几分钟,其他监工提铁棒或钢管跑出平房。很快,屋外传来呻吟声。又过几分钟,监工押贵州人进屋,一下把他丢在通铺上,给我们讲 这就是他是逃跑的下场 。

贵州人脑袋不断冒血,整个晚上都没动。第二天,他被监工抬起甩进面包车,不晓得拉到哪里去了。

陕西HT250机床铸件

海南交变湿热箱

石家庄床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