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错认的妹妹不远千里救哥哥-【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43:09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平地惊雷北上求学前得知身世之谜

2013年7月22日,就读于郑州市第二中学的张英娟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已年近六十岁的张西平、王玉梅夫妻放下手头的生意和一切应酬,为女儿在一家高级酒楼摆了三十多桌酒席以示庆祝。

酒席结束,夫妻俩回到家,商量着送女儿到北京上大学的具体事宜。正说话间,保姆黄阿姨走进来说外面有两名社区派出所的民警找上门来了。

夫妻俩一惊,让保姆请两个民警来到客厅,民警进屋后态度和蔼地说:“张先生,这次我们公安机关在开展网上追逃活动时,一个名叫孙运兴的犯罪嫌疑人落网后,交代他在1994年秋的一天,曾将一名他从河北省刑台县西黄村镇拐骗来的一岁左右的女孩,通过一个如今已不在人世名叫王新芳的妇女,以18000元的价格卖给你家抚养,根据我们国家相关法律……”

夫妻俩听完后,头立时嗡嗡轰响起来,没想到隐藏多年的秘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暴露了。

原来,张西平、王玉梅夫妻原籍是河南开封市人。大学毕业后,他们同时被分配到新郑市一家机械厂工作,而后双双辞职经商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很快有了令人羡慕的名车洋房,但遗憾的是王玉梅有先天妊高症,无法生育。后来,他们通过熟人以18000元从人贩子手里买到了养女张英娟,当时介绍人说孩子是一对到洛阳打工的年轻人早恋的结果,因养不起决定送人抚养,夫妻俩信以为真,就收养了刚学会走路的张英娟。为了避免女儿长大后知道身世心灵受创,他们离开开封来到新郑市,但没想到18年后公安机关还是找上门来了。

夫妻俩儿正在和民警交谈时,张英娟从外面回来了。事已至此,夫妻俩也没有再隐瞒了。送走民警,张英娟返回到家里,拉住已哭成了泪人的养母的手,安慰道:“妈,我虽然知道了自已真正的身世,但绝不会离开你们的,你们永远是我的至亲……可如今身世我也知道了,说句心里话,我也想……能到刑台县看……看一眼我的亲生父母……”

夫妻俩对视一眼,王玉梅见女儿说得在情在理,轻叹一声说:“你的要求不过分,爸妈都支持你……”张英娟上前紧紧抱住母亲说:“我明天去公安局问问详细的地址,妈,你放心吧,我一直会是你的好女儿的。”

7月26日,已从当地公安机关了解到生父生母地址的张英娟,乘火车来到河北刑台县西黄村镇。临走时,养父母拿了三万元现金给她,让她买点礼品给生母生父。而在河北刑台县西黄村镇,多年前丢失妹妹的田顺利,在7月13日,也接到当地镇派出所的通知,说找到了他18年前在家门口被人贩子拐走的妹妹,这个消息顿时让田顺利激动得热泪盈眶。18年了,那个丢失的妹妹从未淡出过他的记忆,在妹妹被人贩子拐走的前三年里,当时还在世的父亲为寻找妹妹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但始终无获而归。

一晃,18年过去了,父母也在自已结婚后先后离世,两位老人离世时都嘱咐他想办法找到妹妹,然后带到坟前烧张纸,把消息告诉给他们。为此,多年来田顺利一直在寻找妹妹。只是,还未找到妹妹,自己却患上了肝癌,为给他治病,家里负债累累。一个多月前,再也借不到钱治病的田顺利只好让妻子把他从医院接回家做一些保守治疗。所谓的保守治疗,就是每当他疼痛难忍时,妻子借辆架子车,带他到村卫生所打一剂止痛针……

而今,喜从天降。自从田顺利得知被人贩子拐骗的妹妹在河南新郑市的消息后,他几次挣扎着要到河南看看妹妹,妻子赵西侠劝阻他说:“顺利呀,你身子这样怎么能到河南看你妹妹呢,我已对咱镇上派出所民警讲过了,她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悲喜交加病危之际失散的妹妹回来了

陷入绝望的田顺利听到妹妹要回来的消息后,瞬间有了求生的欲望,他开始按时吃药,精神也好了许多。得知妹妹要回家的那天,他一大早就接到正在火车上的妹妹的电话,听到张英娟银铃般的声音,田顺利哽咽着说:“妹啊,我和你嫂子会在咱镇街东头一棵大树下等你,你一下车就能看到我俩……”

当天上午,田顺利让妻子拉他到镇卫生院打过一剂止痛针后,就和妻子来到镇街东头那棵大树下。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马路上一辆又一辆从远处开来的大车和小车,眨都不眨一下。

下午两点多,张英娟在刑台县下车,打的前去西黄村镇。车子刚开进镇子里,还未下车,张英娟就被镇街东头口大树下一个青年女子扶着戴眼镜的男青年吸引住了,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扑面而来。

张英娟下车朝树下走去,赵西侠扶着丈夫迎上来问道:“你是张英娟吗?”

张英娟立即双眼闪出泪花,点点头说:“是,你是?”

“草荣呀!哥终于看到你了……”话音刚落,兄妹俩立即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当张英娟听说自已还有一个6岁的小侄女在家里时,就租的士跟哥嫂回到家里,把小侄女接出来,一起到刑台市吃饭。张英娟点了一桌的好菜,她坐在哥哥身边,不停地给他夹菜。

田顺利拉住妹妹的手,边哭边说:“草荣呀,哥在世的时间不多了,但哥在临死前能看到妹妹一眼,哥知足了……”

“哥,你还这么年轻,别乱说……”在张英娟的再三询问下,田顺利含泪讲出了自已的病情,张英娟听后说:“哥,一会儿吃过饭,我送你回医院治疗,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不会有事的。”

田顺利直摇头说:“咱兄妹能相认,我就满足了,你还在上学,根本没钱,别担心我了!”

田顺利越是推辞,张英娟越是难过,她怎么能忍心让刚认的哥哥就此等死呢?因此,她决定暂时不回去了,放弃读大学的计划,一心给兄长治病。

饭后,在张英娟的坚持和妻子的眼泪中,田顺利最终答应去住院。张英娟用来时带在身上的30000块钱,安排哥哥住进了市中心医院。接着,她打电话把哥哥患了肝癌、以及自已打算留下照顾他暂时放弃念书的想法告诉了养父母。

张西平夫妻一听忙说:“你留在河北照顾你哥几天,爸妈不反对,但是大学不能不读啊……”

张英娟说:“爸妈,我还年轻,读书的机会有的是,哥哥生命危在旦夕,我即便去上学也安不下心的……”

王玉梅沉默了一会儿,感情复杂地说:“爸妈尊重你的选择,明天妈给你打五万块钱,你用这些钱给你哥好好看病吧!”

此后,张英娟开始在医院照顾哥哥,她从医院服务部租了一张钢丝床,就睡在哥哥病床的旁边。按医生的嘱咐,哥哥一有什么动静,她立即按铃叫值班医生和护士。原本在上幼儿园的小侄女因没人照顾,也只好留在医院陪爸爸,张英娟非常疼爱小侄女,小侄女也非常依赖她。

一天,张英娟上街给哥哥买稀饭,刚一回病房,就发现小侄女已哭成了泪人儿。张英娟问她为什么哭鼻子,小侄女说:“我以为姑姑走了,再也不陪我了。”

张英娟蹲下身子,一边为小侄女擦着泪,一边心疼地说:“姑姑不会走的。”此刻的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离开了这个苦难重重的家,哥哥一家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田顺利的病情时好时坏,但精神状态一直不错。2013年8月23日,主治医生王医生查过病房后,张英娟问道:“王医生,我哥的病要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彻底治好?”

王医生神情凝重,轻叹一声说:“你哥的病目前已是肝癌中期,常规的治疗已无能为力。以你哥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放疗和化疗,延长他生命的惟一途径是脏器移植。但是目前我国的肝源严重不足,一般来说,直系亲属中如果有人愿意捐献,配型成功的机率最高……”

阴差阳错错认的妹妹不远千里来救你

张英娟顿时思绪万千,哥哥的直系亲属除了她和小侄女外,已没有其他人了。侄女这么小,为了救哥哥一命,只能自已迎头而上了。可自已的身份又这么特殊,养父母好不容易将自已抚养成人,如果自已割肝救兄,他们会同意吗?再说手术费不是一笔小数目,要如何解决?考虑再三,张英娟还是决定割肝救兄,其他的事走一步看一步。

第二天,拿定主意的张英娟找到王医生,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把自己的肝捐给哥哥,不过我不想让他知道,所以请您替我保密……”王医生无不感动地说:“姑娘,你捐肝给你哥,不仅配型成功的机率高,而且手术的费用也会低很多……”

2013年9月6日,刑台市市中心医院,在王医生的陪同下,几名医护人员为张英娟抽血进行配型检测。可令人诧异的是,在6个hla点位中两人没有一个点相符,这意味着张英娟不是田顺利的妹妹。

王医生把这一情况告诉给张英娟时,张英娟愣住了,她不迭地说:“这怎么可能呢?会不会弄错了?”

王医生说:“姑娘,这是科学,不会错的……”等过了好一会儿,张英娟才回过神儿来,她嘱咐王医生先替她保密,担心这一对苦命的夫妻承受不了这一打击,王医生答应了。

当晚,张英娟辗转难眠,她悄悄发短信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养父母,张西平马上打电话说:“娟呀,看样子是民警弄错了,你先回家吧,读书要紧……”

放下电话,张英娟的心情极为复杂,她不敢想象自已离开后,已与她建立了深深兄妹情的田顺利会是一种怎样绝望的状态,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侄女又会怎样?思来想去,张英娟最后决定不能让田顺利知道这个事实,无论如何,她认定这个苦命的哥哥了!想到这儿,张英娟再次找到王医生,让王医生为她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她决定回河南筹钱为田顺利寻找合适的肝源。

9月8日,张英娟跟田顺利说她回河南办点事,很快就回来。田顺利知道要开学了,于是催促妹妹走,并说:“我身体没事,你好好准备去念书吧,等放假了,我们一起去爹娘坟前烧纸就行了。”此话一出,张英娟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临行前,小侄女抽泣着说:“姑姑,你一定要回来啊,蓉蓉会想你的……”在返回河南的路上,张英娟心想养父母得知她错认兄长的消息后,一定会竭力说服她去北京读大学。为了让他们彻底打消这个念头,她掏出烫金的北大录取通知书,哗哗几下将其撕得粉碎。

回家后,养父张西平说他已到公安局把事情弄清楚了,据正在服刑的人贩子交代,当年因另一名被拐骗的小孩与张英娟年纪差不多大,所以他把两个孩子弄混淆了。张西平拍拍女儿的肩膀说:“闺女呀!你现在就安心好好读书,等你大学毕业,爸再帮你寻找父母……”

张英娟摇摇头说:“爸爸,我现在已经没办法和田顺利一家分开了,我打算还是不去上学了,继续做他妹妹。”

见女儿态度坚决,张西平夫妻沉默了良久,然后缓缓地说:“闺女,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们尊重你的决定,按你的想法去做吧,爸妈会给你全力的支持……”张英娟一听,激动地抱住养父母连声道谢。

第二天,张英娟回到河北刑台市。看到妹妹,田顺利一脸惊诧,得知妹妹竟然为了自己准备放弃上学时,他捶胸顿足要离开医院。张英娟只好哄骗他说,自己专业没报好,准备奋战一年,明年选好的专业读,没怎么念过书的田顺利这才安下心来。

安抚好哥哥的情绪,张英娟又急忙去找王医生商量寻找合适肝源的事儿。刑台市中心医院一班专家为张英娟错认哥哥,但在真相大白后依然没有隐身而退的行为所深深感动。

医院经过研究决定,针对田顺利以后的治疗,减免一定的费用。更幸运的是,经过张英娟和医院的不懈努力,很快就联系到了合适的肝源,在进行紧急移植后,手术很成功。加上田顺利之前没有做过化疗,所以身体损伤不大,恢复起来也很快。

9月18日,在医院住了两个月的田顺利要出院回家休养了,这一天,相关的医护人员不小心道出了这个天大的秘密。看着文弱纤纤的张英娟,田顺利夫妻当场跪倒在地,热泪盈眶。

日前,记者获悉张英娟的感人事迹后,对已回到郑州复读的张英娟进行了采访。

面对镜头,张英娟微微一笑说:“这一切都是缘分,我始终不后悔自己的选择,现在我也算有了哥哥嫂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小侄女。不过我最感谢我的养父母,为了我,他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是我最敬佩的人!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读书,以后好好孝敬他们。”

招聘网

招聘网

找工作